当前位置:首页 > 问答

lite股价

我来帮TA回答

史上最贵的房车

没有最贵只有较贵。
超级豪华房车250万美金,这辆房车是由美国佛罗里达Fetherlite豪华客车公司制造的。不仅仅是因为它具有超大的储物空间,可以放的下一辆奔驰跑车,还因为它的豪华内饰和装备,该房车被漆上外国情调的色彩,而它内部的装修更是可以用工艺品级来形容,工人们对他们的“产品”很是自豪。
目前美国有个18米长的目前是房车里最豪华最贵的.里面有3间客房一间主卧,一个可以容纳50人的酒吧.卫生间齐全.造价500万美金。
这是我的答案,希望可以帮到你,O(∩_∩)O谢谢

RAMBUS内存的RAMBUS 历史

Rambus公司创建于1990年三月,创始人是两位出身于名牌大学的值得尊敬的先生:毕业于伊利诺斯大学的 Mike Farmwald 博士和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 Mark Horowitz 博士。说实话,公司一开始不过是间不起眼的普通微电子公司。就像业界里的无数普通小公司一样,99%的这种小公司不是濒临 倒闭就是被大公司兼并。同样,Rambus公司从创建伊始就经历了一条布满坎坷的发展道路,尽管起初没有人会想到它会掀起惊涛骇浪。
公司创建一个月后,也就是1990年4月,公司提出了一项关于发明Rambus工艺的专利的申请。申请并不让人满意,但是在1990年当时美国专利制度的特性就是如此:在最初的版本之后所有后来的继续努力和关于Rambus的专利申请都被认为是失败的。让我们记住这个事实因为它是公司发展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事件中意义相当重大的一件
像许多内存厂家一样,当时的Rambus公司并不是JEDEC的成员。该组织的48个 成员中的一个(准确的说是第42个成员公司)正致力于设计新的DRAM类型的规格,不过进展非常缓慢。 Rambus公司的代表首次出席JC-42 会议是在1990年年末,而正式加入JEDEC组织是一直到了1992年7月。那时,Rambus公司已经赢得了一些名望:当年3月的时候,它的新型Rambus DRAM已经得到日本富士通公司、东芝公司和NEC公司的认可。
Rambus公司引起人们的注意并是来自于它们自己技术标准,而是当年公司在四次JEDEC会议上投票反对批准通过SDRAM标准 (当时的整个局势对于Rambus非常有利:任天堂公司宣布它们将在新的游戏主机上采用RDRAM技术)。事情变的更加有趣了,因为JEDEC条例要求其成员公开 其专利技术--这样这项技术才有可能得到JEDEC的批准成为所有成员都遵循的标准。1995年9月Rambus公司在没有做出任何解释的情况下拒绝表决有关SyncLink和RamLink技术的决议。其实原因很简单:Rambus公司当时已经取得了这两项技术的专利权。
因为JEDEC的条令同Rambus公司的商业计划是有所抵触的,条例要求 成员在组织内部公开其技术规范,但是Rambus并不想这样做。在有关SDRAM方面的专利,Rambus也保持了沉默:它还没有得到它们。现在我们从公司的商业计划 的一段话找到了这个沉默的原因,是1992年6月12日写的:
“(我们相信)Sync DRAM侵犯了我们申请的专利;我们可以对Sync DRAM涉及我们的专利权的部分提出申请。然后我们可以从Sync DRAM制造厂商那里得到专利金[酬金和版税]。我们的行动计划是在92年第三季度前确定 申请,然后到92年第四季度警告Sync DRAM制造厂商。”
所以,在1992-1995年间,公司出席JC-42会议,尽管它并不会正常的被允许那样做,在聚会上使用每一个机会来宣扬其这个思想和观念。Rambus公司希望取得一个属于公司专利的大规模标准,不过在实现之前它不会告诉任何人。
在恰当的时机到来之前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一段将是我们整个故事中最激动人心的部分。1996年6月,Rambus提交给JEDEC一封信,表明公司退出该组织。信的大意是“我们退出并不再缴费,因为我们的商业发展计划不适合JEDEC组织有关尊重专利权的政策。顺便说一句,我们已经得到了专利:专利号XXX”。一句话也没涉及SDRAM。确实当时PC66/100规格的小样已经完成了,有的芯片厂家已经开始投产了。
到这时,Rambus立足已稳,对于RDRAM发展成为一个稳定的盈利途径充满了信心。我们没有机会掌握详细资料,但是无论如何,1996年11月,在经过了几年的谈判之后,Intel公司同Rambus公司签署了一些协议来共同致力于将Direct Rambus DRAM发展成为一项广泛承认的标准规范。这种内存类型由两家公司共同协作开发。 协议特别规定,Intel公司要在随后两年后推出支持 DRDRAM 内存的芯片组,也就是在1998年底前推出这样的芯片组产品。
营利 当然是促成Intel公司同Rambus达成这笔交易的最大原因,此外还有一个方面值得一提:Intel公司始终认为Direct DRAM是现有的内存类型中最理想的内存技术,始终认为它可以凭借这个技术轻而易举的赢得市场。
话说从头,退回到革命年代。在处理器市场上,Intel用Socket-370接口接替了Slot-1接口。在显卡领域,Intel公司用AGP取代 了PCI,尽管后者前者同样都是开放。显然,向着新型内存过渡是势在必行的了。
Slot 1接口的Pentium III和Socket370 Pentium III
当时业界面临着在Double Data Rate DRAM和SyncLink DRAM之间进行选择的局面,这两种内存规格实际上在1996年 就已经基本就绪了。在1997年,大的内存生产厂家开始着手设计DDR DRAM内存颗粒,SLDRAM 协会也随之成立,Micron公司积极的 推广这种内存规范。内存生产厂家认为在现有基础和架构发展上,比Intel公司只是追求性能的做法更好。后来的情形也的确是DDR占了上风并主宰了市场, 目前SLDRAM相关的技术已经被用于开发DDR-II上。当然,过多的谈论这些不免有些事后诸葛的味道。
简单的来说,1996年11月Intel公司选择了DR RDAM并宣称这种内存类型将要取代PC100 SDRAM。如果我们回忆一下当时的全部情形-当时市场上只有PC100类型内存,Intel公司关于DR DRAM的预言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们应该赞同这种内存类型能够全面的取得领先地位。每个人都还记得Intel公司在PC100的发展过程中起到的主导地位。这是Rambus当年在股票市场上大获成功的原因,在最初的几日里取得98%的涨幅。是的,事实上没有人会怀疑它的价值。 在微处理器论坛上Intel和Rambus公司宣布将会于1999年联手将这项技术投放市场。这只限于具有1.6GB/s带宽的800MHz DR DRAM。它们允诺到时RIMM模组的容量会在32MB到1GB之间,而物理特性和发热量同SDRAM相当。它们还骄傲的宣称,绝大多数内存厂商向它们申请并得到了这种技术的许可。
大获全胜,真正意义上的胜利!LG Semicon, Samsung, Mitsubishi-几乎全部的厂家都选择了DR DRAM。当然,它们已经习惯了这样。产品多样化是业界的常事,某个公司不同时期生产不同类型的内存也是司空见惯。当然,没人愿意错过一项有前景的新 技术,也许今后能主宰市场。同样,没有人打算把全部身家都投入到DR DRAM上去:对DR DRAM大唱赞歌的公司同时也在发展DDR DRAM或者SLDRAM工艺,甚至两者都有。 Intel的老对手开始发放K7处理器许可证,对于OEM厂商来说到了抉择的时刻。此时,AMD并不想把K7的前途维系于某种类型的内存上。此时,Rambus公司的一个副总裁宣称DR DRAM将成为业界内存规范,因为此时一些业界巨头如IBM和康柏的名词已经出现在了许可名单的列表中。
一个月以后,在Comdex 98 Fall会上,Intel展示了运用了DR DRAM内存的家用电脑。然而,演示游戏却是Forsaken--这款游戏对于内存带宽并没有多高的要求。Rambus公司也承认其在延迟时间方面存在问题,不过其声称问题已经解决了,而且强调即使其DR DRAM时钟周期之间的等待时间是10ns,这比其它的规格的内存都要快。
受合同限制,Intel公司虽然也对那些新工艺怀有浓厚兴趣,只能尽力支持Rambus,并在财政上激励内存制造厂商。Micron公司收到5亿美元,三星1亿美元,与NEC和东芝的谈判也取得进展。Rambus公司许诺在1999年上半年开始DR DRAM的大规模生产,所以1999下半年问世的i820主板会直接带动i820基础的计算机的大规模生产高潮。
那是天堂里最后的日子。随即RDRAM暴露出来的问题使得i820芯片组一再的延期,大部分重要的制造厂商根本不能确认是否要生产新型内存。我想你可能不记得S-RIMM了,那是Intel的一项建议来应付预期的DR DRAM芯片缺乏。那是一个电源转接RIMM模块来获得3.3V电压,这样才能允许在印刷电路板上使用PC100 SDRAM内存芯片。 这个期间,VIA挑头的企业联盟把赌注都压在PC133 SDRAM上,它们一直不懈的在做着针锋相对的竞争。
内存模组生产商一再宣称:“到年底市场需求将肯定到来,我们不知道需要会 有多么高,但希望做好准备”。因此,它们不断的在模组测试上投资,试图战胜竞争者。连接器和频率发生器制造厂商都做好准备等待六月的开始,显示芯片和显卡制造商计划在i820六月份投放市场之后大量生产新型的AGP 4x产品。Rambus公司的上市股票达到了最高价:109-15/16美元。 一月
即使在黄金时期也存在问题。特别是在年初 DR DRAM 的设计远非完美。 其实,DR DRAM技术中接口的内涵要比芯片设计更加重要。制造厂商要投产这种内存需要彻底的另起炉灶,无法在现有设备上改造。DR DRAM技术遭到了工作站和服务器 厂商抵制,因此没有厂商生产这个领域的rambus芯片组。这种情况使得Intel公司不得不开发能支持DDR DRAM内存的服务器芯片组。价格昂贵 却还有一些解决不了的问题,估计没有人愿意使用这种内存,虽然Intel也推出了支持Rambus的i840,但是这款芯片组最高只能支持2GB容量的内存--服务器厂商绝不是小孩子那样的容易糊弄。
二月
与Intel和Rambus最初的乐观估计相反,好运不再站在它们这边,真正的问题在稍后的时间里暴露无疑。到二月份完全转运了, 传言说仅支持600MHz DR DRAM的Camino Lite芯片组会在六月问世。三星表示已经预先计划好了,日立则表示:“我们对600MHz DR DRAM一无所知”。 后来,我们在11月份才看到了600MHz DR DRAM,并且计划大量用于PC。
随即春季IDF召开,就在一年以前,IDF'97正式宣布DR DRAM,各个厂商在过去的一年内为此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成果呢?因为技术问题和内存厂商低的生产能力,i820的上市推迟了三个月,直到9月份。 当时每生产四个频率发生器只有一个符合其规格,同时八个内存厂商里只有五个宣布支持这种新型内存,而且几乎没有一家厂商的内存模组通过了认证。 用户也发现唯一支持DR DRAM内存的芯片组并不是那么好,为此Intel推出了支持133MHz的i815芯片组,无疑,这是权宜之计。
更惨的是i820+DR DRAM的组合受到了猛烈的批评,发热量大、不稳定、与SDRAM相比昂贵的成本和专利使用费用。在这个月,威盛正式宣布成立一个研发团队来开发PC133,其实这个研究小组在一月中旬就已经投入工作了。
三月
又一个打击紧随而至。月底,公众了解到Intel基于DR DRAM设计的 芯片产品存在bug:MTH对由MTH总线信号的同步开关引起的主板/系统噪音过于敏感。该问题表现为在操作时发生间歇性的系统重启或死机。由于这一噪音敏感问题在极端的条件下有可能导致数据破坏。
四月
Intel开始很快的丢失市场份额。Intel试图通过提高内存带宽来召回大家的关注,于是通过了一个过渡性的700MHz DR DRAM规范。这是一个可行的步骤,既然行业内的每个人都对600MHz DR DRAM没兴趣,而800MHz又可能对制造厂家来说要求过于高了。当然,在进行了几年的研发,在最终的产品发布之前的半年内又进行了如此多的改变,我们不可能称之为稳定的设计。但是Intel和Rambus公司仍然宣称不管有多大的困难,i820/DR DRAM将要在九月份问世。 但是DR DRAM依然被诸多问题所困扰。三星依然坚定的站在Intel/Rambus这一边,它一再告诉每个人PC133 SDRAM不过是孩子的玩具,而128bit DR DRAM芯片市场1999年预计将达到5千万片。但是与此同时三星公司却仍然在供应PC133。
在这个期间,Intel的部分官员也对于Rabus的坚决立场有了松动。Paul Otellini,Intel架构事业群副主管曾经这么说过:“我不认为Rambus是必须的,没有它我们依然可以使用133MHz总线”。那么如果能使用,Intel为什么不使用呢?几个月之后,Intel终于迈出了这一步。
四月底-五月初
威盛公司推出它的Apollo Pro133芯片组,没有理会Intel挥舞的GTL+许可证并声称它不能适用133MHz系统总线。为了发出最后的通牒,Intel公司的一个推广事务部以所有可能和莫须有的罪名来控告威盛公司。起诉当天又撤消了,因为这仅仅是一个警告。 同期,矽统公司发布SiS630芯片组,其支持AGP 4x、UltraDMA/66、133MHz系统总线和PC133 SDRAM内存。
Apollo Pro133芯片组北桥
五月
Intel推出了错误百出的i810芯片组。威盛则继续生产Apollo Pro133。内存制造商 则继续改进工艺,比如缩小DR DRAM芯片尺寸,并开始生产PC133 SDRAM芯片。到9月份,i820面世的时候,大部分制造厂商已经开始采用0.20微米 制程。当然AGP 4x显卡虽然已经出现,但是支持这种模式的平台并不多。RIMM模组连接器的厂商开始增大它们的生产量,它们都拥有每月生产80万件能力的设备,并且在九月份完全可以满足实现150万需求的需要,这些厂商都满怀希望,现在的苦心经营到时候会有满意的回报。
看起来很熟悉,不是么?是的,这和我们在12月到1月份看到的情况是一致的。同样的匆忙,同样的最后的准备,同样的希望成为第一批提供为i820配套的产品。只不过当时这些公司投资是因为相信Intel公司许诺六月份将大量生产i820,而现在,变成9月份。
在这个月,Intel已经推出了A1版本的i820芯片组。主板制造商一直认为它是一款并不成熟的芯片组,而且设计和测试芯片组需要的设备花费不菲,大部分制造商并不具备这样的设备条件。台湾厂商的情况远不能让人乐观。由于Rambus的情形十分的不明朗,所以内存制造商仍然继续生产DDR DRAM和开发128, 256, 512MB甚至 1GB内存颗粒。而且已经推出了128MB样品。当时的情形是内存厂商已经准备好开始大量生产DDR DRAM,只需要等待支持它的芯片组的推出,i820/DRDRAM的情况却正相反。
六月
AMD宣布将 对于DRDRAM的支持推迟一年,同时将主要精力转向PC100和PC133。另一方面,有消息说IBM公司不打算在它们当年的计算机里使用DR DRAM,这重挫了Rambus公司和Intel公司的股价。第二天,IBM公司发言人谴责新闻记者撒谎,并确认IBM将使用DR DRAM,至少是在其高端个人电脑中使用。
两天后,在Computex'99上,威盛展出它的Apollo Pro133——首款采用133MHz系统总线的PC主板芯片组。同时展出的还有许多基于Apollo Pro133芯片的主板:ASUS、Gigabyte、MSI的产品。SiS, ALi和Reliance公司也同样预计将很快 推出它们的PC133芯片组。多数分析人士认为PC133是向DDR DRAM过渡的桥梁而非Direct Rambus DRAM。
Intel公司也开始频频暗示它们对于PC133 SDRAM的兴趣,如果 真的需要它并不不会排斥它。如果这种标准将被广为接受,为什么不应用呢?Intel花费了5个月的时间才得出这样的结论。关于这个问题的最后决议将在九月份的IDF上做出。 从此,Intel决定用自己来取代威盛。
Intel的所有客户接到一封信称威盛支持133MHz系统总线的芯片组超越了威盛头一年11月份 从Intel所得到的许可范围。Intel公司表示可以忽略威盛已经送到客户手中的芯片组样品的事实,但是这种情况绝对不能再次出现。看上去警告并没有起到作用,大约10天之内Intel公司收回了威盛的许可证并控告威盛罪名包括违反合同、侵犯专利权、负面的广告和不公平竞争。同时把专利许可授予了ALi公司。威盛准备维护自己权益。我们已经知道它们的维权方式:公司的头并没有在硅谷浪费时间,而且同国家半导体进行了卓有成效的谈判。
Intel仍然在致力于完善i820。B0版本比前一个版本有了些许改进,B1版本 也没有避免遭受批评的命运。尽管i820芯片组仍处于开发阶段,戴尔公司发布了支持DR DRAM内存新的工作站系列:Precision 220、420、 620,预计九月上市 --这算是给了Intel一剂强心针。
七月
Intel终于可以给客户带来一些好消息 ,它展示几款由台湾主板大厂开发的基于i820芯片组的主板,其中包括了一款可以运行的ASUS主板。当Intel公司继续完善芯片组的时候,威盛正式发布Apollo Pro133芯片组并开始批量出货。
八月
相当的平静,然后九月终于到来了。
九月
在九月的第一天开幕的Intel开发论坛上,Intel再次展出一个采用800MHz DR DRAM的系统,并宣布将在2000年初大量生产支持PC133的芯片组。Dell公司所做的有关DR DRAM vs. PC100 SDRAM的测试数据表明两种内存类型在应用软件性能上没有太大的差异。i820上市两周前,测试数据出现在各种各样的网站。后来随着驱动程序的改进,测试结果也明显的改善。 ASUS、AOpen、ABIT、Chaintech 公司都公开它们基于i820的主板规格。
如同晴天霹雳:在i820上市一周前,Micron公司宣布将在它们生产的个人电脑中首选Apollo Pro133A而不是i820芯片组 。它们称 高性价比更加具有吸引力。如Micron公司所言,在典型商业应用软件上两者性能差距只有约2-3%。Micron公司是唯一的 按照常规进行判断并做出决定的大型个人电脑制造商,而其余的厂家都迷信于Intel。
它们(听从Intel的家伙)付出了昂贵的代价。几天后Intel再次推迟i820上市,原因是一个未考虑到的设计错误:第三RIMM插槽存在故障,即使这个插槽不被使用(内存 位错误)。据估计,这导致主板制造商损失100万i820主板产品。假设每一个主板的价值是100美元,那么总损失将达到1亿美元!当时内存制造商已经不对DR DRAM太感兴趣了,因为SDRAM的价格 不断增长(我们在谈论1999年秋天!),而现在它们完全丢掉了对DR DRAM哪怕最小的兴趣。它们开始把生产线转向制造64MB SDRAM。是啊,它们必须弥补每一片为DR DRAM而献身失去价值的硅片造成的损失。 DR DRAM并没有为Rambus带来一分钱的利润,同时业内却选择了PC133 SDRAM并生产 了数以百万计的这种芯片么。面对这种情况,Rambus决定收取许可费用。于是,在2000年开始的时候,Rambus发布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公告:PC100/133 和DDR SDRAM都是基于它——Rambus的专利,所以所有的内存制造商必须支付 授权费用。费用的总和,按照一些官方说法,高的惊人。
看起来Rambus 的人更像是生意人而非工程师,因为它们的在法律上和经济领域的举动是完美的。它们轻易的利用了与之对抗的公司的弱点。东芝是首家做出让步的公司,2000年6月16正式从Rambus处得到SDRAM的生产许可。因为东芝为新的Sony PlayStation 2配套生产RDRAM,经受不起许可证的取消。 这是Rambus全面失败的一年,堪称它的滑铁卢。三月,法官Robert Pain裁决Rambus和Infineon之间的诉讼, 原告没有能够提出证据证明它所起诉的Infineon侵犯了其SDRAM专利权。从此以后一切都明朗化了:Anglo-Saxon法主要是依靠判例,所以首个判决结果稍后将左右正在进行的那些诉讼的审判。
事实的确如此。Rambus还起诉了Hyndai(现在是Hynix)和Infineon, 这两家公司反诉了Rambus。审判过程也许要持续上几年,但是从司法角度来看:Rambus输了。 Rambus输了,但是它也赢了。站在不同的角度来看,众说纷纭。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Rambus很明显是赢了,尽管不想事先预想的收入那么丰厚。Intel公司不惜一切代价要生产规范的Pentium 4主板(支持DDR内存),只能选择赔偿Rambus。2001年9月,它们签署了一个合同,内容是Intel必须连续五年内每季度支付给Rambus公司500-800万美元!
从市场的角度来看,i820芯片组是彻底的失败!i850/i850E的情况还不那么明朗,因为它们是目前唯一能满足采用533MHz FSB的Pentium 4处理器高带宽需求的,同时由于采用了0.13微米制造工艺DR DRAM价格也开始下降 --不过,Intel公司已经推出开始支持PC2700 DDR的芯片组,它们提供使用双通道PC800 DR DRAM内存相似的内存带宽。 这个故事是很具有教育意义的,能有助于我们了解计算机市场的一些法则。所谓的法则就是由于经济上的效力,开放的架构是首要的。Intel和Rambus两家妄图用它们的方式来引领市场事实证明是失败的。Intel公司并不是科技市场的绝对权威领导者。可能它是业界最有实力的公司,但是市场不会盲从于它,市场永远追随性价比。想把一个不起眼的产品强加给市场任谁也无能为力。

有什么实用小程序推荐一下?

有个叫小布包的小程序,收发文件非常有用

比特币符合奥地利经济学派对货币的看法吗

比特币最近十分流行。不管是不是物品,它运行于点对点网络上、完全去中心化、没有专利并且开放源码。当前,存在将近1100万个比特币并且由设计程序决定的比特币个数的最大值将会是2100万。若想了解它们工作方式的更多细节,请看最近在米塞斯日报上发表的经济学家Nikolay Gertchev写的《The Money-Ness of Bitcoins》。
问题
当比特币被设计得不能名义上恶性通货膨胀时,它们当然可以实质上恶性通货膨胀。目前已经设计出了许多山寨币,比如litecoin、namecoin和马上就要发行的freicoin。这种观点特别合理。因为比特币是海星,比方说它是完全去中心化的。 Ori Brafman和Rod A. Beckstrom曾经说过;“海星根本没有头。甚至连它的身体中央都不是核心。事实上,,它的主要器官是由各个手臂复制的。如果你把海星切为两半,你将会大吃一惊:这种动物不会死,而且你很快就会有两只海星要对付。”
在音乐分享服务Napster消失之后,Skype的发明者Niklas Zennström推出了他的没有任何可以关闭的中央服务器的发明 Kazaa。最终,这种点对点程序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例如Kazaa Lite、eDonkey、eMule和BitTorrent。虽然对喜欢免费下载和分享东西的人来说 这会是好消息,但对以为比特币会避免通货膨胀的人来说,它肯定不是好消息。这些把比特币比作语言的人忽略了一个事实:大部分人没有突然创造一门新语言的动机。另一方面,历史上有很多人们寻找能够神奇地变出黄金的魔法石的故事。可能毫无疑问,比特币具有内在的引发淘金潮的机制。这种机制已经出现在了litecoin身上,并且肯定也会出现在后续的山寨币身上。
金钱
比特币符合奥地利经济学派对货币的看法吗?找到答案的唯一办法就是去读伟大的奥派学者说过的话。让我们从门格尔(Carl Menger)开始。在《经济学原理》中,门格尔阐述了一个观点:充当一般交易媒介的货币一直以来趋向于成为历史上最畅销的商品。
什么是畅销性?它不仅仅是价值。一个人的家中可能有一幅在经济景气时会在索斯比拍卖会上卖得很大一笔钱的毕加索的画。但是一幅毕加索的画,就像一首席勒(Friedrich Shiller)的诗、一部梵文著作或者一瓶储存了几十年的红酒一样,永远不会是最畅销的商品。正如门格尔所指出的那样,畅销性是“使得或多多少少缩水后使得(一件商品)在任何方便的时间以现有的购买价格可以在市场上售出的功能。比较一下可能会买面包和肉的人的数量和可能会买天文仪器的人的数量。”
门格尔接着指出:在古代牛是最畅销的商品。这点在一个对大部分人而言只能勉强温饱和生产结构基本上不存在的世界非常好理解。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牛变得越来越不畅销了。
随着文明的进步,门格尔陈述道:“……由于经济发展的物质环境的改善而以铜为货币的民族的货币继续从相对不贵重的金属发展到相对贵重的金属、从铜和铁发展到银和金,同时带来了文明的进一步前进,尤其是商业地理范围的拓展。”
黄金最终胜出的原因五花八门,比如耐久、汞齐化性好、延展性好、易分割、质地均匀和稀缺。但是,根本的原因是黄金是最畅销的商品。门格尔继续写道:“如果知道哪里有合适的市场,由一个脏兮兮的的特兰西瓦尼亚吉普赛人从Aranyos河的沙子里淘取的金块不论在该吉普赛人手里还是在金矿主人手里都是一样的畅销。金块可以转手无数次而它的畅销性没有任何降低。可是对于这个吉普赛人手里的衣物、寝具、熟食等东西,即使他没有使用过它们并且从一开始他获得它们的目的仅仅是为了交换,它们也会要么是令人嫌弃而几乎没人购买的要么是价格大幅缩水。”
这为我们引出了对比特币的又一条批评意见。它永远不会是最畅销的商品。原因很简单。在大约70亿地球人中的多数人拥有智能手机或经常上网之前,数字货币没戏。
在另一方面,与可能被误认为其它金属比如镍的白银相反,黄金易于识别。此外,它不仅熔点相对较低而且相对柔软。这使得它在汞齐化方面性能出众并还解释了它在历史上胜过其它金属比如铂的部分原因。如果有人质疑黄金在当今货币体系中的地位,那么他只需到大城市的街上走走就会看见“我们买黄金”的招牌。再者,各国央行持有黄金并且很多黄金。它们没持有牛、小麦、大豆、铜、银或者比特币。
门格尔还写道:“我现在准备承认:在高度发达的贸易条件下,货币被许多经济行为人只当作一种象征。但是,非常肯定的是,如果硬币失去大宗工业原材料的特征,这种错觉将会立刻云消雾散”
尽管非常有可能一些早期的比特币使用者因为门格尔描述为虚拟价值的东西而重视比特币,但关于最畅销商品的观点值得重温。黄金是并且自文明肇始以来一直被当作美的东西。因而,由少数人像消费毕加索的画似地消费比特币而得出比特币符合回归定理的论证就像是说因为John Law或Ben Bernanke真心享受当垄断者所以纸币有价值。事实上,考虑到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寻找魔法石上,我们也许还可以这么说炼金术。也许一些人享受工作纯粹为了工作本身的乐趣。可是,这不能成为论证奴役或劳动价值论的有效证据。
匿名性
随着常见的关于比特币抗恶性通货膨胀的观点的褪色并且再也没有太多的说服力,支持持有比特币的新理由是它的匿名性以及它提供的自由。想在网上赌博或买非法的东西?比特币是解决办法。据说它是一个避开管理部门并且促进自由和自愿贸易增长的方法。还有很多类似的说法。不幸的是,对于许多被误导的人,现实是残酷的。最好听听比特币开发者Jeff Garzik 本人的看法(http://www.youtube.com/watch?v=zhj1zeisqWY)。有趣的部分在3:20开始。
讽刺之处在于:任何一个大概因为认为比特币是匿名的而用比特币参与非法活动的人的每一笔交易记录都永久地保存在公共账本上。自作聪明地使用诸如Tor之类的扩展组件的人其实与认为预付卡或智能手机匿名的人一样愚蠢。想象一下如果比特币在50年前就存在的情况。有可能最近的三位总统(包括奥巴马在内)都不会参加竞选。
泡沫时间?
剩下等待回答的问题是:比特币是不是正再次以泡沫的形式出现。答案是肯定的。现在已经出现了一种自反模式:因为价格上涨,所以人们购买;因为人们购买,所以价格上涨。这种短视正在推进过去四个月的价格趋势。因为人们认为这是正常的,所以继续推动价格上涨,因而吸引了更多的傻瓜。当乐观心态的连续性被打破时,转折点就会出现。有一点是肯定的。留下的乐意跳到正在不断加速地前进的火车上的受骗者以及它们钱的数量都会变少。
当资产的价格变得抛物线化,则会对价格走势造成技术破坏。它类似于在马拉松比赛的中途就全速冲刺的选手。当然,这个人会有几分钟的时间显得很厉害。但是,它终究会不可避免地偃旗息鼓同时完成比赛的希望变得渺茫,更不用提他的表现与他以其它策略进行比赛时的表现一样好的可能性了。
黄金的价格在2011年下半年变得抛物线化并达到了每盎司1900美元。这对它的价格走势造成了很大的破坏:黄金现在正好开始贬值。就像希腊神话中由于飞得太高而使蜡做的翅膀融化的伊卡洛斯一样,抛物线式运动总是以调整为结局,如果抛物线运动得太长了,就会最终崩溃。讽刺的是,对于比特币的否定者来说,能发生的最好的事情是比特币在一周内猛涨到每枚300美元。
承认在市场中存在很多幼稚的非理性的受误导的参与者并不是反对奥地利经济学。例如,在网络泡沫期间,一家叫做Temco Services的维修和建筑公司的股价在1998年中的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几乎增至三倍。原因是在1998年之前有非常多的外行来到市场上。因而,竞争水平明显地下降。Temco的股票代号为TMCO。这很像当时的Ticketmaster Online的股票代号TMCS。Ticketmaster Online (也就是 TMCS) 刚好在 Temco Services (TMCO) 股价增至三倍的那一天第一次公开交易。不断上升的资产价格产生欢快的精神状态,而欢快的精神状态明显地降低参与者的智商。
另一个比特币如此易受泡沫行为影响的原因是人们认为它是新事物。“新时代”思维总是吸引很多注意力。郁金香在16世纪中叶经由土耳其引种到欧洲(实际上,单词tulip来自土耳其语的tulipan。它的意思是头巾)。对于当时拥有丰富的来自新世界的新发现的黄金和白银的王国阿姆斯特丹来说,郁金香是一种新颖的事物。类似地,由John Law策划的密西西比泡沫承诺人们将要拥有来自新世界的巨额财富。铁路、无线电和因特网狂热以及其它你能想起的狂热,绝大部分都涉及到新鲜的或人们认为是新鲜的事物。
毫无疑问,比特币是对我们今天看到的在我们身边的货币不稳定性的自发答案。在大西洋的一边人们正为引人注目的欧元货币挂钩政策担忧,而在另一边伯南克造成的巨大破坏使世界储备货币遭殃。然而,让我们不要太沉迷于一个富有创意的无政府方案以至于我们忘记了奥派经济学而搭上一辆将要出事的自由意志主义的马车。

华为手机配件来自哪些供应商

富士康(Foxconn):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代工厂,迄今在中国大陆,台湾,日本,东南亚及美洲,欧洲等地拥有200余家子公司及派驻机构。其中,在大陆珠三角地区,长三角地区,环渤海地区,以及中西部地区均设有生产研发基地。
2017年,富士康实现营收4.7万亿台币,约合1589亿美元。富士康是华为手机,平板电脑组装厂,譬如华为MateBook(13/15英寸)系列笔记本就是由富士康代工的。

华为p30屏下指纹是汇顶科技第几代屏幕指纹?

导语在P30系列发布以后,手机报在线统计P30核心供应商名单,其中在A股就有十多家企业,有不少企业同时也是Mate 20系列供应商,通过这些企业也可以看出,华为背后供应链的支持力度有多大!
 作为国产高端智能手机的代表,华为P系列和Mate系列无疑取得了斐然的成绩。早在去年底,华为就已经发布了半年的旗舰机Mate20系列(Mate 20、Mate 20 Pro、Mate 20 X及Mate 20 RS),与此前的Mate20系列相比,在华为日前发布的P30系列身上,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亮点,从中也可以看出,作为国产旗舰机的代表,华为在高端市场又迈向了更高的一层。

与手机厂商息息相关的则是供应商,据手机报在线近两年观察得知,手机厂商对供应链的把控以及扶持已经成为常态,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苹果和三星,而近两年来,随着国产手机厂商势必的进一步提升拓展到全球市场,国产手机品牌与供应商的绑定关系则变得更为重要,尤其是当前智能手机终端市场出货量高度集中,导致供应链的集中度也在快速提升。
 
在P30系列发布以后,手机报在线统计P30核心供应商名单,其中在A股就有十多家企业,有不少企业同时也是Mate 20系列供应商,通过这些企业也可以看出,华为背后供应链的支持力度有多大!
 
华为P30系列核心供应商名单曝光:P系列与Mate系列核心供应商变化不大
 
早在华为Mate20系列中,据手机报在线统计得知,Mate 20系列的供应商有:华为海思、寒武纪、台积电、比亚迪、长盈精密、硕贝德、信维通信、立讯精密、欧菲科技、舜宇光学、丘钛科技、光宝科技、大立光、联创电子、水晶光电、京东方、LGD、JDI、夏普、电连技术、欣旺达、安洁科技、汇顶科技、思立微、FPC、科大讯飞、汉王科技、索尼、豪威科技、Lumentum、AMS、DNP、安费诺等。
 
而近来,据手机报在线统计P30系列供应商,对于Mate20系列供应商,其核心供应商大部分并未发生很多变化!
 
据手机报在线统计得知,此次华为P30系列供应商包括:其中CIS芯片由索尼提供,Lens供应商包括大立光、舜宇光学、辰美等,马达供应商中一供为Mitsumi、二供为TDK,摄像头模组供应商中